绝世凶兵第一百二十三章 陈跃玲出手,绝世凶兵第123章 陈跃玲 ...
时间:2018-09-02
王天那双冰冷的目光扫视着四周原本准备跑到陈跃玲身边的保镖们,口中冷冷的说道:“谁发出声音,谁敢动一下,我就杀了他!”  此刻被王天的一句话,让六名保镖面色巨变,同时在想起刚刚王天的杀人过程,不自觉间,他们的脸上露出一丝自身都没有察觉的惊恐。  王天看着保镖们果然都老实安静的待在自己的座位上后,慢慢弯身,拿起地上的两把枪,当着所有人的面双手一扭,两把手枪就怪异的弯曲起来,成为了两团废铁!  震慑,没错,就是震慑!  看到王天那完全不似人类般恐怖的怪力之后,保镖们的面色已经从惊恐变成的苍白,甚至有两个保镖这一刻都用自己的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因为他们害怕自己叫出来!  慢慢的转头,看向身旁愕然望着自己的陈跃玲,王天淡漠的说道:“不要动,待着这里等我回来!”  陈跃玲缓缓的点动着自己的脑袋,因为她同样也被王天的‘怪力’惊呆了!  不过在看到王天如同狸猫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快步走向经济舱时的背影,陈跃玲还是面带复杂神色的心中暗道:“他真是一名军人吗?我怎么感觉他比那些所谓杀手还像杀手呢!”  ……  ……  经济舱此刻却不像头等舱那么安静。  当王天无声无息此刻的来到经济舱的舱门前。  身体躲在入口处后面的王天,透过舱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此刻整座经济舱内左右的乘客都双手抱头的躺在自己的座位上,而中央过道上,却站着一个手持手枪一脸狞笑的黑人劫匪。  可以看得出,这名黑人劫匪根本不担心他的首领,也不知道他的首领和两名伙伴已经死在了头等舱内。  王天皱起眉毛,眼中杀意昂然。  可王天却知道自己这时不能动,也无法进入经济舱。  毕竟只要一打开舱门,肯定就会引起劫匪的注意。  如果黑人劫匪的枪口对准自己开枪,王天有信心可以躲避开。  可是如果劫匪的枪口对准飞机上的任何部位,只要凑巧打在飞机上的薄弱地方,那么整架飞机就有解体的可能!  王天不敢冒这样的险,所以他只能等带机会。  而幸好,机会也很快就来到了他的眼前!  黑人劫匪一般巡视着经济舱内的情况,一边嘿嘿冷笑。不过很快的,他便低下头,看向的脚边的一个大背包上,眼内露出贪慕的光芒。  随后,他又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异状,这时却缓缓蹲下身,伸手准备打开那个刚刚他打劫了所有乘客装满了珠宝首饰与现钞的背包。  而就在他弯身低头的,这一刻,经济舱的舱门,无声无息的被打开了……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在黑人劫匪还没有回过神的瞬间,已经风驰电骋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咔嚓!  黑人劫匪的脖子怪异的扭转到了一旁,他的身体倒在了地面上。  “啊……”  尖叫声四起。  这一次王天没有去制止,而是对着过道上跪坐在地的那几位惊恐空姐说道:“控制好客机,不要发生骚乱!”  说完,王天头也不回转身飞快的跑向头等舱,因为他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  然而让王天没有想到,在他进入到头等舱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就猛然的一震,站在的原地!  头等舱很安静。  所有的保镖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子上,只不过他们的表情却挂满了愤怒。  那三个被王天杀死的劫匪依然躺在过道上,王天目光冷冽的看向机长室的舱门前。  因为那里站着一个一脸狞笑,有着瘦小的身材,却拥有着一张亚洲人种特征的……劫匪!  此刻这名劫匪的手上拿着两把手枪手枪,一把正对着机长室内的两个驾驶员。  不用说,其中一位是机长,而另外一位就是副驾驶!  劫匪的另外一把手枪正对着他的身前。  陈跃玲正一脸无奈站在那里。  “你很强。”  劫匪对着远处的王天开口说道:“我没有想到你能这么快就把我的同伴给解决了。看着你从经济舱出来,想来我的另外一个同伴也凶多吉少了吧?!”  王天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的凝视着劫匪和他眼前的陈跃玲。  王天很奇怪一件事,那就是这名劫匪一开始就走进了机长室在就没有出来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陈跃玲还有那些保镖是一起的?  劫匪却没有因为王天的沉默而停下他的话语。  “只可惜你没有先进入机长室杀我,而是去了经济舱杀我的同伴,这就是你的失误。也可以说你是一个脑残!”  王天没有因为劫匪的嘲弄而愤怒,神色依然冷漠的看着他。  “不过貌似还是我赢了。”  劫匪冷笑着王天,“以你能无声无息杀掉我同伴的实力,我知道你想要杀死我也很简单。可惜以你现在的距离,在杀死我之前,我却可以提前干掉你的女人,在把机长室的玻璃打碎,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动!”  王天真的不敢动。  他不能不管陈跃玲的死活,但他自己还不想死,毕竟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他已经有牵挂!  可是让劫匪和王天都没有想到的却是,陈跃玲竟然在这一刻动了!  王天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中写到过一句话,“千万不要小看女人,尤其是发起疯来的女人!”  事实证明,女人同样是很恐怖,很强大的生物。  先是枪火佣兵团的团长斯嘉丽,然后又是暗夜的夜莺……  而现在……  是陈跃玲!  陈跃玲的动作很快,同样也很小心,在她伸出双手的刹那,便已经握住了劫匪手中的手枪。  砰!砰!  枪声响起,陈跃玲的面色顿时一变。  不过陈跃玲还是死死的抓住劫匪的拿枪手臂,只不过此刻这条手臂却是一个死人的手臂!  这名劫匪的死法和一开始死去的劫匪的死法一模一样,同样在眉心处,有一颗血珠滚动……